Zing

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
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有幸相见即是缘;
日来生活繁忙,常不便回复,还请多多包涵。

洋流深处:零二

入狱作家英x航海冒险家西


瑞丁监狱,伯克郡,

一八八三年五月三日


致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长夜漫漫,胡茬早在这封携带着来自南部阳光的信件到来之前不知跟我抵抗了多少次,他们顽强得像站在温泉关抵御着波斯军队的勇士们,坚硬的戳着我的手掌以作他们视死如归的精神表达,所幸的是他们在当我正准备放弃用着一副干净的面孔阅览你的来信之前,终于在“军队”元气大伤的代价下,终于铲除得片甲不留。


真为你还记得我的出生日期感到高兴,人类的生命正如密布在沉淀的黑夜里闪烁的繁星,每一颗不断闪烁的星芒渡过的漫漫时间远超于一部荷马史诗,坠落的模样却又仓惶短促,坠...

©Z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