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ng

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
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有幸相见即是缘;
日来生活繁忙,常不便回复,还请多多包涵。

洋流深处:零二

入狱作家英x航海冒险家西


瑞丁监狱,伯克郡,

一八八三年五月三日


致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长夜漫漫,胡茬早在这封携带着来自南部阳光的信件到来之前不知跟我抵抗了多少次,他们顽强得像站在温泉关抵御着波斯军队的勇士们,坚硬的戳着我的手掌以作他们视死如归的精神表达,所幸的是他们在当我正准备放弃用着一副干净的面孔阅览你的来信之前,终于在“军队”元气大伤的代价下,终于铲除得片甲不留。


真为你还记得我的出生日期感到高兴,人类的生命正如密布在沉淀的黑夜里闪烁的繁星,每一颗不断闪烁的星芒渡过的漫漫时间远超于一部荷马史诗,坠落的模样却又仓惶短促,坠进永无底的地狱中。在拥有这般的自知之明下……安东尼奥,我早已不得不直面内心如同恶魔呼啸的欲望,妄图与你和我们的老友波诺弗瓦再一次见面,这种念头日复一日折磨着我的理智。我的双脚已经开始不得不扎入这片贫瘠和枯竭的大地以稳固日渐憔悴的身形,每日面对着被漆白的涂料充满的墙壁,我不得不埋头沉浸在拥有更加生机的书籍之中,以免使它令我联想起如同病入膏肓的病人脸庞,和怀念起被誉为“福珀斯”的你。


我和波诺弗瓦几年前与你相谈甚欢的时候,私底下打过五英镑的赌,看你是否还牢记我和你当初相遇的时刻与令我难忘的画面。我对于我和你之间的感情太过笃定的行为,导致我正好失去了那笔能够做上不少事情的金钱,不过法国人的得意洋洋很快就在不久之后变成卡到鱼刺样儿的痛苦。我们迸发出最为美妙的年轻灵感的过去里相遇,却不料在久远的现在,陷入天各一方的境地。我本以为,艺术它将我们紧密的牵连在一起,你拥有奥妙无穷的眼界,我拥有挥洒不尽的笔墨,这会使我们的命运一直纠缠不清,但可恨的红砖厚墙无情的在我们中间建起,轻而易举夺取这几年的美好时光的将来,即便是双脚迅捷的时间也逃不过它的快刀斩下。


不过我们的好好先生可以把他高高吊起的心放下来了,浪漫眷恋的新诗句、夹带着意大利人情怀的安东尼奥亲手所写的信封——如果你仅仅给我送了一本书,那比把我送上斩头台还糟糕——我宁愿用它换来你独一无二的问候、还有对于铁窗外的美食(姑且不深究你对于我生活的地方的食物评价),这种不知名的能量让我的双膝能够饱满有力的站起来,想办法往这个狭窄的沉闷世界往外瞧上一眼,在阴暗沉闷的绝望里,拥有与之共生的期待,就像动物对于阳光本能的追求,它像是火焰燃烧的热烈灼烧着骨缝,细密的疼痒让人恨不得冲破禁锢自己的一切,获得源于本能的真谛。


按照上次约定,看在你的脑袋总是不那么好理解繁复讲究的语句的份上上(更不要提你一如既往的糟糕英语和笔迹上毫无长进的情况下),你可以用新的灵感换来我的亲笔童话。我会用被墨字充满的笔稿,与你再次在精神领域中相遇。


你虔诚的

亚瑟·柯克兰


 一在@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 这里。


评论(1)
热度(33)
  1. 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Zing 转载了此文字
©Zing | Powered by LOFTER